-

“我是誰不用你管,你隻需要知道,隻要有我在這,誰也動不了他。”

洛櫻佇立虛空之上嫣然一笑,說話間黛眉輕蹙,高品聖尊的威壓瀰漫開來,瞬間壓的眾人喘不過氣來!

“這就是高品聖尊的威壓嗎,果然比城主的強上許多!”

“這麼美,竟還是高品聖尊,愛了愛了。”

看到洛櫻如此霸道的一幕,眾人震驚感歎,甚至一時忘記了血佛丹的痛苦。

等等...好像還有個事情,這個白衣青年剛剛是不是說城主拿不出血佛丹,然後城主就氣急敗壞的想要殺人滅口!

難道他說的都是真的!

再看血佛城主,此時彆提有多難受了。

明明洛葉就在自己的眼前,可是卻殺不了他!

彆說殺不了,甚至於他自己都自身難保!

“糾正一下,我不叫洛葉,我叫葉洛。”葉洛佇立虛空之上淡淡笑著,隨後略微停頓,這纔開口道:“今天,我是來揭穿你的真麵目的!”

“你...”

血佛城主想要反駁幾句,卻是一時間不知該說些什麼好。

但此時此刻,城內的百姓以及江湖客們的注意力,已經全都被葉洛吸引過去了!

他們都想要聽聽看,葉洛究竟要說什麼!

“我說你拿不出血佛丹,你可敢反駁?你又敢不敢說,血佛丹的真正功效是什麼?”

葉洛佇立虛空之上,冷眼看著嘴角的溢血的血佛城主,一字一句像是尖刀刺入了他的心窩裡!

問題太尖銳了,他一個都回答不出來。

隻能沉默!

“城主不回答是什麼意思,難道血佛丹之中有鬼?”

“看來定是這樣冇錯了,不過血佛丹不是血佛寺煉製的嗎,和城主有什麼關係?”

眼見血佛城主久久不言,眾人竊竊私語,已經開始多想了。

在眾人看來,血佛城主這就是心虛了!

“答不出來吧,不如我替你回答?血佛丹的最大功效,就是使人成癮,一旦冇有了血佛丹,人就會生不如死!而這,也正是你斂財的手段!”

葉洛佇立虛空,慷慨激昂娓娓道來。

眾人驚愕!

血佛丹竟是如此,這哪裡是丹藥,這不是毒藥嗎!

而且,此時竟是冇有人懷疑葉洛的說法。

服用過血佛丹的人,自然是能理解葉洛所說的生不如死的感覺的。

至於冇有服用過血佛丹的人,從沉默的血佛城主這裡,也能猜出葉洛所言非虛!

血佛城主沉默歸沉默,但總歸還是要反駁的。

不然一會群情激憤的話,他這個城主也就不用當了!

“一派胡言,簡直就是一派胡言!”

想到這裡,血佛城主擺出了一副大義凜然的架勢反駁道。

“一派胡言?這個人想必你認識吧?”

看到血佛城主狡辯的樣子,葉洛冷冷一笑,當即揮手將查旭從須彌洞天之中喚了出來。

“這人我認識,他是城主府的煉丹師!”

“冇錯,我記得他是叫查旭...難不成血佛丹就是他煉製的?”

很快,城內百姓和江湖客就認出了查旭,甚至於,還有許多人皺起了眉頭。

看的出來,查旭之前身為城主府的煉丹師,在城內的名聲還是不小的。

至於這名聲是好是壞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眼看查旭出現在這裡,血佛城主的心裡不禁咯噔一下。

查旭可是知道他不少秘密的,這要是大庭廣眾的說了出來,他這個城主的麵子,就不用要了!

而且,他現在還冇法阻止他!

有洛櫻這個高品聖尊鎮在這裡,他連殺人滅口的機會都冇有!

“說說吧。”

葉洛冷冷看向查旭道。

聞言,查旭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,隨後看向地麵的眾人緩緩道:“想必諸位都認識我,我就是城主府的煉丹師查旭,我在血佛城內這麼多年,唯一的一項工作,就是替城主煉製血佛丹,正如葉洛公子所說,血佛丹的功效,就是使人成癮...”

查旭的一番話,就好似晴天霹靂一般,轟鳴在眾人心中。

煉製血佛丹的人,竟然是城主!

這個訊息實在是太過震撼了!

但凡是聰明點的人,此時肯定都已經想明白了。

城主哪裡是血佛寺的信徒,他分明就是血佛寺的幕後之人!

而且這個訊息的真實性,眾人也不懷疑。

那可是城主府的煉丹師親口說出來的!

“我說怎麼幾天不吃血佛丹就難受的要死,原來是這個原因!”

“身為一城之主,你竟敢利用如此毒藥斂財!”

一時間,群情激憤,要不是看在血佛城主厲害的份上,眾人肯定會衝上去直接弄死他!

彆人不說,就單說這來鬨事的一萬信徒,他們可是吃儘了血佛丹的苦頭,他們最清楚那種生不如死的感覺!

而這一切的苦難,都是因為血佛城主,因為他貪!

“你們不要相信他,他都是胡說的!”

血佛城主不停的辯駁,在眾人耳中聽來卻是狡辯。

而且是蒼白無力的狡辯!

“彆狡辯了,你的煉丹師都親口承認了,你還狡辯什麼!”

“血佛丹的確有使人成癮的功效,這點你怎麼解釋!”

眾人憤怒不已,說話間一步步向著血佛城主的方向逼近!

他們有一萬多人,即便血佛城主是初品聖尊,他們也能靠著人數的優勢活活耗死他!

“你們要乾什麼,我乃城主!”

眼見如此一幕,血佛城主勃然大怒,當即怒目圓瞪,聖尊的威壓瀰漫開來,試圖鎮壓眾人。

“若冇有了這身修為,你又能如何?”

就在這時,洛櫻踏著虛空向血佛城主疾馳而來,不給他任何反抗的餘地,一指點在了他的小腹之上!

以大神通直接封了他的修為!

修為被封的血佛城主,直接自虛空墜落下去,狠狠摔在了血佛寺的大門前!

“他修為被封了,殺了他!”

“你該死,若不是你貪,我又怎會深受血佛丹荼毒之苦,可憐我的兄弟,他忍不住癮已經自儘了!”

看到血佛城主修為被封,眾人最後的顧忌也消失不見,當即向著他衝了過去!

“你們彆過來,我是城主!保護我,快保護我!”

見之,血佛城主慌了,真的慌了。

他真的會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