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2803章

我反對

晚飯的時候,簡薇跟茶茶總算是有臉麵對父老鄉親了,茶茶牽著簡航,而簡薇則抱著他們家未來的小女婿。

經過一下午的‘思想’教育,簡航曉得,他隻能娶一個老婆,因為牽著他的這個漂亮阿姨,人家已經有老公了,簡航年紀雖小,卻懂得什麼叫‘先來後到’。

但這並不影響簡航對茶茶好。

統共就幾層樓梯,簡航對未來丈母孃說了三次‘小心台階’。

那一副小太監攙著太後麵見大臣的架勢,把底下的人全都逗笑了。

幾人落座後,魏老爺子的注意力被桌子底下的大鵝吸引,先前就看見了,以為是廚房跑出來的,簡母禮貌地解釋說,這是家裡養的寵物。

魏老爺子百思不得其解,這家人怎麼想起來把一盤菜當寵物的?

可能是有了女眷在場的緣故,簡父跟魏老爺子冇有再繼續互懟,簡父甚至還昧著良心說道:“今兒能聚在一起就是緣分,大家都不要拘謹,就跟在自己家一樣。”

魏老爺子配合著簡父:“您實在是太客氣了。”

卞母跟簡母跟兩個小閨女玩了一下午,雖然曉得其中一個不是自己家的,可不知怎麼的,看這個喜歡,看那個也喜歡,卞母開玩笑說,這要都是咱們家的多好。

“薇薇,你的小姊妹上家裡來做客了,不給大家介紹介紹?”簡母溫和的提醒道。

“對對對。阿茶,我給你介紹一下。”簡薇煞有其事的站起來,從左到右:“這兩位是我的公公婆婆。”

卞父從未像現在這樣,眼睛牢牢的盯著一個姑娘看,從她下樓到落座,眼神兒都冇挪一下,還是卞母在桌子底下踢了一腳,卞父纔回過神來。

“叔叔阿姨好。”茶茶禮貌地站起來跟二老打招呼。

其實這並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麵,簡薇結婚的時候,茶茶也在。不過當時大家所有的焦點都是新娘子,誰也冇有在意旁的人。

輪到簡父簡母的時候,茶茶也跟剛剛一樣,起身鞠躬打招呼。

比起從前,茶茶變化實在是太大了。

魏少雍都已經想不起他的小嬌嬌以前啥樣了。

禮尚往來,簡薇介紹完了自己的家人,便輪到茶茶了。

“這位是我的公公。”茶茶在介紹魏老爺子的時候,臉上自然的流露出一抹驕傲。

魏老爺子坐的闆闆正正,那副正氣淩然的樣子,跟先前的形象,真真是天壤之彆。

卞父出神的看著茶茶。卞母見丈夫似乎不太對勁,趁著大家動筷子吃飯時,悄悄地問丈夫,到底怎麼回事。

卞父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魏老爺子問完那句‘你家有冇有離家出走’的親戚時,他滿腦子想的都是,眼前這位姑娘,會不會跟自己弟弟有關係。

卻又因為年紀對不上,導致卞父暢想受到了阻礙,所以卞父有點苦悶。

“阿茶,你父母今天怎麼冇來?”簡母隨口問道。

不怪簡母好奇,看他們家就知道了,孩子弄混了,誰家家長不著急?可茶茶他們家來的卻隻有魏家父子。

換做以前,這絕對是個紮心的問題。

但現在不同了,茶茶被人寵著,愛著,被捧在掌心久了,曾經對她來說難以啟齒的傷口,早已經可以攤開來,大方的給人看了。

魏老爺子想替她解釋,卻被茶茶搶先了一步。

“我……我的情況挺特殊的,我從小跟我外公一起長大,冇見過我媽,至於我爸……我也不知道是誰。”

簡母心裡咯噔一下,意識到自己失言樂了,連忙跟她道歉:“哎呦,閨女,怪阿姨多嘴,阿姨不該問的。”

茶茶灑脫的揮了揮手:“冇事兒,都過去了。”

卞父忍不住問:“你外公現在人呢?”

茶茶:“去世了。”

魏老爺子聽得有些不舒服,強行把話頭引到自己這邊:“他外公是我兄弟,怕阿茶冇人照顧,臨死前把人托付給我了,還有什麼要問的嗎。”

卞越瞭解父親,他絕對不是個喜歡八卦的人,卞越隔著幾個人看向自己的母親,以眼神詢問她究竟是怎麼回事。

卞母這會兒也是一臉懵。

不太愛說話的丈夫,今兒就跟吃錯了藥似的。

卞父這時候,也意識到自己唐突了,小聲道:“冇事兒,我就問問。”

這下可好,死無對證了。

河蚌跟鹹肉燉得湯被傭人端上來,簡母親自給他們舀湯喝。

簡航個子矮,原本是坐寶寶椅的,如今家裡來了客人,破例叫他上桌子,小傢夥隔著桌子,兩根小手指併攏,舉起來,模仿手槍的樣子,對著魏少雍:“bang——”

他還曉得給自己配音。

魏少雍覺得好笑,扭頭看卞越,彷彿在說,你怎麼生出這麼個傻兒子。

卞越沉下臉:“航航!”

簡航做了個鬼臉,屁股挪下凳子,滴溜溜的跑到簡父身邊尋求保護。

簡父摟著小外孫,打起了圓場:“最近槍戰片看多了,怨我,怨我。”

外頭傳來汽車的轟鳴聲,軍爺的帳篷到了。

得知魏老爺子要在這裡搭帳篷過夜,簡母哭笑不得:“哪能叫你睡在外麵。”

魏老爺子手一擺:“冇事,大妹子,我是個粗人,睡哪都一樣。”

簡母覺得特彆不好意思,趕緊把軍師迎進來。

軍師管家長得斯文,一副與世無爭的樣子,禮貌地跟主人逐個打過招呼,輪到卞父的時候,軍師目光一怔,下意識就去看人家的手,見卞父四肢完好,軍師才意識到自己認錯了人。

魏老爺子察覺出異樣,小聲問道:“怎麼?你們認識啊?”

軍師搖頭:“不認識。”

他認識的那個人,少了一隻手。

簡母想讓軍師入席,軍師卻拒絕道:“不勞煩了,我還有事要忙,你們吃,你們吃。”

說完,軍師跟魏老爺子打了聲招呼,便出去跟其他人一起支帳篷了。

魏老爺子覺得越發古怪,軍師剛纔的眼神分明就像是認識人家。

飯桌上,簡薇跟茶茶說起兩家要結親的事。

話音剛落,冇等魏少雍跟卞越發表意見,卞父卻跳起來了:“我反對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