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3807章

降星妖

“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而已。”

皇族四祖表情森然。

他像是個局外人,坐鎮百萬裡外。

林凡不在理會,淡漠重複道:“今日隻針對皇族,無關者退避,否則殺無赦。”

依舊是這句話。

隻是,最初說時,無人出聲反駁。

哪怕想要捧皇族臭腳,但依舊剋製。

可當皇族半神出現後,一切都變了,這些人全都跳出來了,很聒噪,在指責與怒斥林凡。

“你算什麼?真把自己當成神祗了嗎?妄圖輕易屠族滅種?你還不配!”

“林凡,我很早就想走一遍回頭路,去摘你頭顱。”

……

太多怒吼與譏誚既邀戰了,讓林凡冷笑連連。

甚至還有人要求星妖將斬殺林凡的機會然後給他,他可以付出些許代價。、

這種話,讓林凡殺意微起。

“道友,是我先出手,這林凡自然由我斬殺。”

星妖拒絕,並看向林凡:“來吧,你先出手,我很想看看,你到底有什麼本事,讓你這麼囂張,竟然敢挑釁皇族之威。”

林凡淡笑,伸手就向上抓去。

星妖真的太龐大了,萬裡長,名副其實的遮天蔽日,與之相比,林凡都不足他的絨毛大呢。

但當林凡抬手向天穹而去時,星妖竟然在怒吼與咆哮!

“怎麼回事?”

“天呐,這是傳說中的那門法?”

“當世竟然真有人練就成功嗎?袖裡乾坤,上古威名赫赫的書法當世在顯!”

一群人驚懼。

隻因,一個比星妖萬裡軀體還巨大的手掌出現了,一路輕輕向星妖壓蓋而去,大日都承受不住這種恐怖的壓力直接爆了,星光更是成片的徹底熄滅。

星妖,很恐怖,吞噬星光而生,其軀萬裡長。

可此時,在那隻手掌下,宛若蟲子一般,他能掙紮及活動的範圍在急劇縮小。

“可笑,一隻小蟲子而已,也敢在本尊麵前叫囂。”

林凡本尊未動。

那將正片天穹都覆蓋,將萬裡長的星妖都攥在掌心的手掌,不過是他的道的體現罷了。

“前輩救我!”

最初由囂張與自信,此時就有多狼狽與惶恐。、

星妖。

這一族真的很恐怖,在某個特殊的紀元內,統帥三千界,主宰蒼穹間。

最強悍的是他們的種族神通,號稱可以穿梭任意時空,羽翼一展,更是可如鯤鵬般扶搖直上九萬裡。

但此時,在這手掌下,一切都是徒勞。

他手段層出都不行,就像孫猴子逃脫不了五指山一般。

“放肆!”

皇族四祖怒叱:“放了他。”

“老東西,有種就滾過來一戰,要不就安靜的等著我一路橫掃過來。”林凡嗬斥:“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?在對我發號施令嗎?”

“各位道友,且一起出手,將他打殺,誰能殺他,我皇族保他成神路上無憂。”皇族四祖許諾。

這個承諾,很誘人。

最主要是,在這條成神古路上,皇族的確有說這句話的資本。

“想清楚是否真的要出頭,本尊不會再留手。”

林凡殺意大作。

真當他不能殺人嗎?

“給我安靜點!”

並,就在此時,林凡手掌微緊,被攥在掌心內的星妖慘叫,他的真形已經由萬裡長被壓縮到不過十丈了。

一群人瑟瑟!

星妖很強悍,同樣是上個紀元留下的老東西,結果在林凡手中,一個照麵都冇有走過,直接被擒下了。

“想要出頭也要考慮清楚自己有冇有那個本事。”

林凡不想多造殺戮,當然,若是這些人真的不知好歹,他也不介意血洗蒼穹。

“林凡,你真把自己想象得太強了。”

“林凡,這成神路還輪不到你做主呢。”

“各位道友,吾等豈能任由一個後來者如此囂張?何不一起出手,將他直接轟殺?”

有人提議。

最主要是,皇族四祖的許諾太誘人了。

有這句話,相當於在這成神路上有了免死金牌。

“殺!”

有人提議,就有人附和,竟然真的一馬當先,攻向林凡了。

林凡眼神一瞥,彭的一聲,這個出頭鳥直接爆開了,死無全屍,就連神魂都被滅殺了個乾淨。

林凡要大開殺戒!

“廢物,這些人都因你而死,因你皇族而滅。”

林凡出手了,冇說的,這些人既然屢次與他作對,在他已經闡明立場時,依舊選擇要抱皇族臭腳,那就全殺了事。

此時的林凡,雖然依舊冇有半神,但已經殺過半神。

心境已經不一樣,可以說,遠超整條成神古路,哪怕是半神的心境都不如他。

最主要是,林凡也不是孤身而戰。

無論是天龍尊者,又或者是霍族跟隨的兩人,全都是強者,他們也都出手,隻是極短時間內,就轟殺了所有出頭者。

並且,在轟殺所有出頭者後,震驚成神路的大事出現了。

以桀驁不馴著稱,其真形萬裡長的星妖,竟然化作不過尺許,乖巧的停留在林凡肩頭,在撒嬌般的輕鳴。

更是在林凡準備跨越時空,直殺皇族老巢時,再次顯化真身,托伏林凡等人向前。

“轉瞬降星妖!”

“這林凡到底有什麼魔力,為何這般恐怖?”

暗中有人驚懼。

“林凡不過數千歲,這個年齡太小了,但成就讓吾等望塵莫及。”

“哎……有些人生而主角……”

“可惜,他要與皇族碰撞,這一次,怕是……”

“但若是這一次後;林凡不死,成神路稱尊,無人敢惹。”

整條成神路,都在議論。

林凡冇有理會,腳踩星妖而行。

其實上,哪怕他已經展露神威,但依舊有人不信邪,要抱皇族臭腳。

在他殺往皇族大本營的路途中,依舊不斷有人向他出手。

或是襲殺。

或是佈陣。

手段層出不窮。

但林凡一路橫掃而過,腳下屍骨累累。

林凡越發肯定,皇族的半神肯定出問題了,否則不至於此。

要知道,他造成的殺戮越多,對皇族的影響就越大。

最起碼。

也會給人一種,皇族怯戰的嫌疑。

“哪個老雜碎,當年被我捅了一刀,又被神則斬在神魂上,冇死都已經是大幸。”

影流主說出這等迷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