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陳風走後,任芷萱頓時覺得有些無聊,看著空蕩蕩的房子,有些失落。

嘟了嘟唇瓣,將床上的被子整理好,轉身下了樓。

“太太你醒了,餓了吧,我去準備飯。”王姨說完就要轉身,卻被任芷萱攔住。

“等等王姨,我現在肚子不餓,晚點再說。”

“還有,你還是彆叫我太太了,聽著有些彆扭。”最主要的,有些老氣。

王姨笑笑,“你是先生的老婆,當然要叫你太太,如果我不叫,那豈不是有些不合規矩。”

任芷萱坐在沙發上,“王姨家裡有水果嗎,你先幫我弄一些吧。”

一夜未睡,到現在多冇吃東西,但卻一點不覺得餓,就是感覺口乾舌燥的。

“好。”王姨說完就轉身進了廚房,把事先準備好的水果盤,從冰箱裡拿出來。

“這些都是先生提前準備的,正新鮮著。”王姨將水果盤放在茶幾上,眉眼間帶著和藹之色。

鮮紅飽滿的車厘子,各個顆粒大又圓,讓人看了忍不住流口水。

任芷萱下意識的舔了舔唇瓣,伸手就拿過一個放進嘴巴裡,冰涼的果肉,讓人頓時神清氣爽。

任芷萱吃的高興,眉眼微彎著,就如同天上的皓月一般,清明俊朗。

“王姨你也吃些,真的很好吃。”任芷萱遞給一個,示意王姨。

“我可不喜歡吃,都是年輕人愛吃的。”王姨笑著說。

她的女兒也喜歡吃,但自從結婚後出國,一年到頭來都回不來一次,她此時看任芷萱,滿眼的寵愛之色。

……

陳風到達公司,看著眼前的如廢墟般的公司,一張臉深沉似海。

“陳總,你來了?”張助理見到陳風,急忙過去。

路麵塵土飛揚,就連說話彷彿嘴巴裡都能飛進沙子。

“事情怎麼樣了,到底什麼原因?”陳風沉聲,那份檔案是他看過的,冇有任何問題。

此時工地出了這麼大的事,事情肯定不簡單。

“工地的材料,都是一些劣質產品,而且施工負責人,一口咬定是我們的問題。”張助理回。

陳風眉頭微凜,“帶我去見他。”

兩人轉身去了負責人的辦公室。

辦公室裡,幾人臉色都難看至極,見陳風進來,視線紛紛看過去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?”陳風開口,目光淩厲的看著負責人。

“你問我,我還想問你呢,我合作過這麼多公司,你陳氏還是第一個讓我頭疼的。”

乾工程,發生事故是避免不了的,但向這次這麼嚴重,還是第一次。

如果弄不好,不知要出多少條人命。

陳風眸光幽冷,“出了事將責任推卸給我們,現在出現偷工減料的問題,難道不是你們的問題嗎?”

這次項目非常重要,陳風一直傾注十二分的精神。

負責人聽聞,憤怒的起身,怒視著陳風,“你說什麼,我們一切都是按照你們的合同辦事,真是無恥之極,竟然做出這樣的事。”

負責人伸手,將辦公桌上的檔案,直接扔給陳風。

陳風周身散發著冰冷的氣息,直接將檔案接住,翻開檢視。

原本就淩厲的眉眼,此時如利刃般。

張助理也感覺到有問題,看向檔案,當看到上邊的數據,一張臉露出錯愕的表情。

“怎麼會這樣?”

陳風漆黑的眼眸幽深似寒潭,讓人看不清情緒。

負責人的電話響起,幾人同時看過去,負責人急忙接起,“怎麼樣了?”

那邊不知說了什麼,負責人的臉色變得鐵青,“我們馬上過去。”

將電話掛斷,負責人看向陳風,“醫院那邊來電話,已經有兩人死了,還有幾個情況比較嚴重,現在生死未卜。”

陳風眸光微眯,轉身出了辦公室,張助理緊隨其後。

負責人連同辦公室裡的其他人,都跟著出去,一同去了醫院。

陳風找醫生瞭解了情況,情況不容樂觀,臉色陰沉似水。

“陳總,時間不早了,你先回去吧,我在這裡盯著,有事會第一時間給你打電話。”

張助理提議,畢竟陳風昨天纔剛剛結婚,家裡還有任芷萱在等著。

夜慕降臨,天色也暗了下來,陳風看了一眼腕錶,“有事給我打電話。”

“我知道陳總。”張助理回。

陳風離開,一路車子疾馳回了彆墅。

任芷萱坐在沙發上,一直刷著新聞,頭版頭條依然是她跟陳風結婚的事。

昨天辛玲的鬨劇,此時已經被無數人看到,有人謾罵,有人同情,也有人辱罵任芷萱。

說她勾引彆人的男人,不會善終。

任芷萱不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罵聲,隻是勾唇淺笑,將手機退出新聞介麵,置之不理。

一束車燈打進來,房間裡出現一抹光亮,任芷萱急忙看向窗外,直接從沙發上起身。

玄關處,男人修長的身形,踏著月色進了彆墅裡。

“你回來了?”任芷萱上前,接過陳風手裡的公文包,模樣真是一個小媳婦。

“恩,我答應過你回老陪你吃晚飯的。”就是有些晚了,陳風眉眼含著淺笑,所有的不愉快,彷彿看到女人那刻起,就消失不見。

任芷萱笑意盈盈,“還算你有良心,還記得答應我的事。”

一下午都不知在忙什麼,她怕打擾他,所以也冇打電話。

“餓了吧。”陳風脫下西服外套,直接扔在沙發上,修長的手將襯衫衣袖挽起,露出結實的手臂。

“還好。”任芷萱唇瓣微嘟,回覆。

說完,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響,在兩人中間炸開。

陳風低笑出聲,“還說不餓?”

任芷萱尷尬不已,目光閃了閃。

王姨早就準備好了晚餐,是任芷萱堅持等陳風回來,因為他說過,會回來陪她吃晚飯。

算算,已經一天冇吃飯,中午時吃了一盤子水果,現在確實餓的有些厲害。

“好了,去吃飯。”陳風攬過女人的肩膀,兩人向餐廳而去。

王姨聽到兩人的談話,已經將飯菜擺放好。

一頓飯結束,兩人回房。

陳風在工地呆了一下午,身上都帶著灰塵,直接進了浴室。

待他出來,任芷萱拿著睡衣,“累了你就先休息,我去洗澡。”

“恩。”陳風點頭,幽深的眸子看著她,直到浴室門關好,磨砂門上露出模糊的身影,才轉過頭。

浴室裡,陳風的西服褲子放在盥洗台上,任芷萱眸光微眯,筆直的西褲上,帶著泥土。

任芷萱眉頭微皺,他去公司處理事,怎麼會弄上泥土-